重生之求嫁太子_分卷阅读_40

拉面要香菜 / 著投票加入书签

言情小说网 www.yqhhy.me,最快更新重生之求嫁太子最新章节!

    *

    一卷状纸,数千字眼,却将被尘封良久的往事,前因后果都娓娓道来。

    八年前营国公府的宣威将军带着他的两个儿子,与十万兵马北上迎敌。两军交战,宣威将军发现外敌并非是之前所说的十几万之数,而是可能有三十多万兵马。

    对方人数可能有三十万,而他们却只有十万之众,这仗打不了,宣威将军亲笔修书一封,交给时任镇国将军的永昌侯苏成仕,命他快马加鞭回京请求增派兵马。

    苏成仕领命,但他手里的那封求救书信却并没有送到大都城,因为就在宣武将军察觉敌军数量并非是那般多时,军营之中有人私通敌军,将此消息传递给了敌军。

    外敌知道后,立即发兵,攻打过来。

    宣武将军率兵与他周旋,想尽量拖延时间等苏成仕带来援军。但他却不知,苏成仕在赶回大都城的途中遭到了苏成铭的截杀,苏成铭扣下了他手里的求救信,然后在路上拖延了数日才回到大都城求救。

    而后等他再赶回战场之时,宣武将军他们其实还活着。虽然凭借着强大的兵家策略,宣武将军以少敌多,将外敌击溃,但也是两败俱伤,苏成铭赶到之后,并不是立刻乘胜追击外敌,而是让手下之人将原本就所剩无几的宣武将军兵马尽数屠尽。

    宣武将军和营国公府的两位少将都是死于苏成铭之手。

    说什么是与敌人两败俱伤死于战场之上,其实都是有些人的谎言。滕国公和苏成铭勾结,使得原本忠心耿耿的营国公一门死伤殆尽。

    更可恨的是,他们担心事迹败露,在苏成铭对宣武将军动手的时候,大都城内的滕国公与江国公也携手对营国公府下手。

    一府妇孺,两代名将,数千奴仆,被尽数屠尽,营国公府里流的血将偌大的府邸都染成了鲜红。

    百年豪门,钟鼎世家,到最后仅剩下新科状元郎一人活下。

    旧事揭露,举国震惊。

    新科状元携状纸,以及从当年那场屠杀活下来的几个将军,进宫高御状。

    人证物证具在,朝中大臣跟随新科状元一起,跪求皇上查清当年之事,为营国公府上下一门忠烈一个公道。

    明楚国百姓得知当年之事,自发抒写万民书,求皇上为宣武将军营国公报仇,一定要严惩当年涉事人员。

    皇上被迫受理当年之事。

    几日后,因为证据确凿,当年所有背后下手的人都被皇上下命重惩。

    皇后,江国公,滕国公,永昌侯苏成铭被废黜爵位称号收押,判秋后处决。

    施行当日,大都城内所有百姓都围观,咒骂他们。想起当年英明神武的宣武将军,他们对苏成铭等人的恨意溢满心头,丢东西,吐口水,咒骂声,他们想尽一切办法发泄心中的仇恨。

    法场上,看着他们人头落地,百姓们停下手里的动作,由一个人带头,渐渐所有人都跪地长声哭喊,只为当年他们心中的守护将神。

    苏璇在马车之中,远远的看着这一切,然后放下车帘看向一直阖眼的楚昭。

    楚昭不动也不言,马车沉寂片刻,随后他睁开眸子声音轻缓的一字一句道:“就剩他了。”

    苏璇闻言眼圈泛红,她走近楚昭,双手环住他紧紧的将他抱住。有多爱他,在知道一切之后就有多心疼。

    她一直都知道楚昭身上背负的东西很多,却不曾想到竟是有这么多。这么沉重的一切,苏璇完全无法想象当年他是怎么一步一步走过来。她只是旁观都觉得呼吸都痛,更何况是他呢。

    苏璇收紧手臂,她轻声道:“虽然臣妾已经说过很多遍了,但臣妾还是想说,殿下,臣妾爱你,前世今生来世,都会陪着你,不离不弃。”

    楚昭将苏璇揽进怀里,他埋头在她的颈项处,苏璇抱着楚昭,仰起脸,泪流满脸。

    都会过去的,都过去了,以后,她会一直在你身边的,殿下。

    *

    法场事了,明楚国百姓自觉门挂白幡祭奠营国公。

    一月后,宫中突然传来消息,皇上不幸中风倒地,许皇贵妃传皇上旨意宣太子进宫觐见。

    楚昭去了皇宫,见到了皇上。

    仅仅只是数月,他的模样已是大变,许怡然暗中给他下的药,使得他苍老的就像一个六十老者,丝毫不再见数月前的意气风发。

    楚昭远远的看着他,心里出奇的没有任何喜悦。

    眼前的这个人是他的父亲,是明楚国的君王,同样也是他的血海仇人,因为他的忌惮,猜忌,害得他的祖父一家身死,母后也被皇后逼死。

    他是恨他的。

    这么多年,他连做梦都想杀了他,为祖父舅舅还有母后报仇。

    但看到如今的他,他却没了报仇的喜悦,心里空荡荡的,竟是觉得有些茫然。

    躺在床上的皇上咿咿呀呀的出声唤他,楚昭缓步走近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如今的模样。

    皇上瞪大眼睛艰难道:“.....你....”

    楚昭垂眼缓缓道:“我怎么了?”

    “......逆,逆子.....”

    楚昭轻笑。“那又如何?”

    皇上动了动嘴唇,很想说话,但却没有办法张嘴,许怡然对他下的药已经深入骨髓,他药石无灵了。

    楚昭望着他,没有说话,这是许怡然端着药走了进来。皇上愈发激动,他看向许怡然的目光凶狠,仿佛要吃了她一般。

    许怡然不为所动,她给楚昭福身行礼,然后端着药碗靠近皇上。皇上身体颤抖,目光带着恐惧,就是这个药把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不想喝!

    许怡然看的出皇上的抗拒,她浅笑着搅动汤匙,温柔如雏菊道:“皇上,不想喝这个吗?”

    皇上拼命的眨眼,不喝,不想喝!不要给他喝。

    许怡然见罢,笑了笑,道:“可是不喝不行呢。当年你派人用药毒死了臣妾的丈夫,却骗臣妾说他是暴病,臣妾这些年一直留在你身边,如果不让你喝,臣妾怕死后臣妾的夫君不愿意原谅臣妾。”

    皇上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望着许怡然。

    许怡然继续浅笑,道:“怎么皇上很惊讶臣妾知道这些?”

    皇上不回应。

    许怡然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皇上,你是人,人做错了事就应该受到惩罚。”

    说着,她将手里的药,强硬的给皇上灌了下去。

    楚昭看着这般场景敛眸转身离开了养心殿。

    都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他从皇宫离开,有些急切的运气向太子府飞去。

    他现在只想快点见到她,很想很想。

    楚昭从屋檐略过,他快速的回到太子府,太子府暗中站岗的影卫见有人靠近,提刀准备迎敌,但在见到那人是自己主子后,立刻收了暗器融入夜色。

    楚昭从屋顶落下,从新房的窗口钻了进去。

    此时,新房烛火通明,苏璇坐在桌边,听到动静,回过身,看见楚昭,立即绽开笑颜道:“殿下,你回来了。”

    楚昭心口微动,他疾步上前一把将苏璇揽入怀里,苏璇乖巧的靠着他的胸膛。

    过了一会儿,楚昭道:“都结束了。”

    苏璇明白他话里面的意思,她顿了顿握住楚昭的手放在她的小腹处,扬起小脸道:“还有个新的开始。”

    楚昭错愕,随即想明白苏璇话里的意思,他声音颤抖道:“真的吗?”

    苏璇笑着点头。“大夫说,只有一个多月。”

    楚昭心绪翻滚,他有很多话想说,但话到嘴边,千言万语都只汇成两个字。

    “真好。”

    苏璇仰起脸亲了亲他的眼睛,也道了一声:“对,真好。”

    作者有话要说:首先,香菜在这里给几位一直追文的小可爱道个歉。虽然我还是顺着大纲把所有原定的东西都写了,但最后几章的剧情跟坐火箭一样,实在很抱歉,我这么仓促的完结。这篇文7月5号开始发表,迄今已经快两个月了。两个月来非常谢谢小天使对香菜的支持,让我这么菜的人坚持把它写了下来。真的很感谢。

    么么哒~

    本书由【坑爹小萌物】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