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我们永远不会结束

瑜清晚 / 著投票加入书签

言情小说网 www.yqhhy.me,最快更新恶毒女配她杀疯了最新章节!

    “浅浅,早安。”温时澹凑过来就亲了她额头一下子。

    秦浅打了一个哈欠,“什么时候了?”

    “还早,你要是困就继续睡。”

    秦浅看了一眼外间,一片明亮。

    还早个鬼。

    “该起床了。”

    “不着急,我们也不用奉茶,没必要起那么早。”

    秦浅伸了一个懒腰,确实也不想起来。

    躺在床上,回头跟温时澹对上视线,他这眼神灼灼,美色在前,而且现在还是自己合法的男人,没点想法那不正常。

    什么话都不用说,两人对视一个眼神就明白双方的意思。

    这次是真的起不来了,两人闹到快中午,洗漱起床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

    午饭之后两人又回去睡了一个午觉,醒来就听管事的说王大人来了府上,说是要跟温时澹商讨一些事情。

    温时澹刚醒,还要有几分起床气,听到王澜的名字都忍不住拧眉。

    “我这新婚第一天,他想商讨什么重要的事情?”

    “可能是代表朝廷跟你谈西南的事情吧。”

    “不想去做事,别人成婚都还有假期的,为什么我没有?”

    “因为你是西南王。”

    温时澹抿着唇沉思了一瞬,说:“我不喜欢王澜。”

    秦浅喝着凉茶,“为什么?你还记当初他带我回京城的仇?”

    “不是,我哪儿敢啊,”顿了一下,温时澹才说,“我只是想到在那个世界我是用那个跟王澜一模一样的脸跟你相处的,我就浑身不自在。”

    秦浅倒没想到这一点。

    “他又不知道,只要你不尴尬,谁能知道?”

    温时澹赖在旁边明显不想动的意思。

    “行了,怎么成婚了你还消极怠工了?你现在要负责养家的,别想逃避责任。”

    “我去,你歇着吧,我很快就回来。”

    温时澹灌了一口凉茶然后出去了。

    秦浅倒也没闲着,让管事把礼单拿来,她看着昨天那些宾客送的礼品。

    秦浅看到了太子的单子,整整十件,都是稀有的宝贝,至于皇上相比起来就普通了一些。

    翻看到了最后,秦浅竟然看到了一个久违的名字——金海川。

    不愧是金家的大当家的,这一出手直接就送了一对东海明珠。

    金海川会知道她的婚事,估计是从秦威那边得到得消息,这两个人现在还能联系上这倒是让秦浅挺欣慰的。

    礼单看完秦浅就跟着管事去了库房,这里面的东西都已经分开放好了,一部分是秦浅和温时澹自己的东西,另外一部分是昨天婚礼大家送的贺礼。

    秦浅只是大致的看了一遍,然后给库房上了锁。

    库房在前院,距离温时澹的书房很近,这也是为了方便府里的侍卫看管。

    秦浅走出了库房所在的院子,是想着回后院,在的经历书房外面时,书房的门正好打开了。

    秦浅抬头就看到温时澹和王澜一起走出来。

    看到她,两人说话听了,温时澹率先走了过来。

    “怎么过来了?”

    “正好过来库房这边清点一下东西,怎么,你们谈完了?”

    说着秦浅看向走上来的王澜。

    “王大人。”秦浅打了一个招呼。

    “王妃。”

    这称呼让秦浅挺别扭的。

    “王大人这是要走了吗?”

    “嗯,跟西南王殿下的事情已经结束了,要回驿馆了。”

    “府里已经准备晚饭了,王大人就别走了,留下用餐,之前的事情都还没来得及感谢王大人呢。”

    王澜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温时澹。

    温时澹倒是不会驳了秦浅的面子,“对,王大人就留下来用晚饭吧。”

    “那王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他们一起去了前厅,温时澹似乎还在别扭着,没怎么说话,倒是秦浅,跟王澜聊了一些有的没的。

    吃完晚饭,也是秦浅和温时澹一同把王澜送出了家门。

    看着王澜坐的马车远去秦浅才收回了视线。

    不禁感叹啊,原着中王澜和温时澹可是非常好的朋友,可现实却是王澜站到了太子的阵营。

    回去温时澹紧紧牵着秦浅的手,力道大的秦浅都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干嘛?你又瞎寻思了?”

    “不是,我只是在想下午王澜跟我说的事情。”

    “说什么了?”

    “就说让我和朝廷和解的事情,”叹了一口气,温时澹说,“我是不想同意的,但是王澜说到了你。”

    “我怎么了?”

    “王澜说太子以后继承大统,如果我和朝廷那边还站在对立面,那站在中间为难的就是你。”

    说着温时澹捏了捏他的手,说:“浅浅,我觉得王澜说的也对,要不然我还是……”

    “停,你自己着都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别说是为了我怎么样,你自己不想就不想。”

    “而且,我也没有为难,王澜的口才你又不是不知道,为了说服你肯定找这种各样的理由了。”

    温时澹偏头看向秦浅,“你真的支持我?”

    秦浅瞪他,“反正咱们这日子还没过热乎,你要是觉得我不相信你,咱们马上去和离?”

    “胡说什么呢?”温时澹拉下脸,“回去洗澡睡觉了。”

    “神经病啊,这才什么时候啊就睡觉。”

    温时澹这会儿可不听她的了,拉着她回了后院,直奔浴室而去。

    *

    婚礼结束之后皇后离开蜀州回了京城,安王也回了封地。

    至于王澜等一众从京城而来的官员,游说了几番温时澹无果之后也走了。

    生活又恢复了平静。

    冬去春来,在下一个秋天的时候秦浅生下了她和温时澹的第一个孩子。

    是一个男孩,温时澹在孩子百日时大摆宴席,收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祝福。

    温时澹给孩子取名为温缘,孩子才三个月,他就已经给孩子计划了之后十几年的人生。

    相比较温时澹对孩子的喜爱,秦浅就平静多了。

    她喜欢的只是软软糯糯不哭不闹对着她哼唧撒娇的小家伙,可随着这孩子越大需求越多,哭的次数也就超出了秦浅的忍受范围。

    秦浅就有点烦躁,这种烦躁在孩子三岁人生第一个阶段叛逆期时,达到了顶峰。

    慈母秦浅做不了,然后就做了虎妈。

    她小时候什么样子她早已经不记得了,但是她不敢相信温缘三岁大的年纪,竟然学会了打群架。

    秦浅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正在听先生说秦敛的情况。

    自从秦威开通了东边沿海的生意几乎常年待在那边,至于真的去做生意了还是去追人了秦浅也不敢说,也不敢问。

    秦敛自然就被秦浅接到了府里,这孩子是一个读书的料,先生出身金陵王家,他建议是让秦敛去金陵那边学习一段时间。

    秦浅也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刚把先生送出去,打算把秦敛叫过来跟他商量商量这件事情,时久就过来了,手里还拎着哭闹着的温缘。

    这孩子被照顾他的嬷嬷喂养的很好,虎头虎脑的,都不像秦浅和温时澹。

    “又哭什么?”秦浅听到他的哭声脑袋都大了。

    温缘平日里就怕秦浅,被时久放到地上马上就停下了哭声,睁开眼里面一点眼泪都没有。

    又在装哭耍赖。

    他身上脏兮兮的,头发都被乱了,虽然对上她视线还闪闪躲躲,但还要大着胆子粘过来,撒娇般的扯她的衣服,秦浅一看他这模样就知道他又闯祸了。

    “他做了什么?”秦浅看向时久。

    “带着方将军家的小姐去街头跟人家一群小孩打群架去了。”

    秦浅差点怀疑自己听错了。

    打群架?

    她不敢置信的目光落在这小王八犊子身上,“你自己来说。”

    秦浅这还算是心平气和呢,这小子到先委屈上了,嘴巴一撇,眼里面带了眼泪。

    “母妃~我再也不敢了。”

    “别扭扭捏捏的,站好了给我回话,先说为什么打架?”

    而且还是带着比他还小半岁的方家小丫头打架。

    方将军夫人连生了三个小子到得了这么一个姑娘,平日里被家里宝贝的紧,可偏偏跟温缘在一块儿就招猫逗狗不做好事,愣是一点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方夫人那真是敢怒不敢言。

    温缘委委屈屈的站好,“是那群小子先找事的,他们笑话芳芳是胖丫头,芳芳都哭了,我就替芳芳教训他们。”

    说着他还挥了挥小拳头。

    芳芳是方家的那女儿,小名叫芳芳。

    “对方多少人?”

    他也数不清,一会儿八个一会儿三个,秦浅看向时久,时久说:“五个。”

    “人家五个人,你就敢动手,我是不是还要夸你?”秦浅气笑了。

    他这胆子也着实让秦浅佩服。

    温缘也知道秦浅是生气了,“他们不敢跟我动手,时久叔叔这么厉害会把他们打跑的,而且我爹是西南王,他们要是敢打我我就让我爹砍了他们的脑袋。”

    都说童言无忌。

    但是秦浅听到他这样的话心里却敲响了警钟。

    她意识到了她和温时澹对这孩子的教育根本就不及格。

    这么小的年纪竟然就有这样的想法,那等到大了还了得?

    秦浅几乎都能想象到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站在自己面前伸手跟她要钱的场景了。

    吓得她当即一个激灵。

    不行,这必须让温时澹好好教育一顿。

    当天晚上温时澹回来,温缘就吃了一顿竹条,那哭声嘹亮的秦浅站在院子里都能听到。

    温时澹自然不会下狠手,所以这哭声几分真几分假秦浅一听就听得出来。

    秦浅很无奈,她刚刚跟温时澹说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甚至听到他儿子去外面打架还自豪?

    秦浅当时就给了他一脚,看到她真生气他才装模作样来教训这小子。

    这父子两人平日里没少做戏,秦浅算是看出来了,温时澹这“慈父”只会败儿。

    行,他不教,那只能麻烦别人来教训了。

    第二天秦浅宣布了要把温缘打包送去金陵的决定。

    上一刻温时澹还兴冲冲的把她往床上拐,听了她的话,瞬间就冷静了。

    “浅浅,你没开玩笑吧?”

    “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

    “不像,”温时澹不解,“孩子还这么小,也不急于就送去读书吧。”

    “这件事情我已经决定了,只是通知你而已。”

    说完秦浅推开她去了内室,温时澹后知后觉秦浅这是生气了。

    他赶忙上去哄。

    “送去就送去,我也觉得你这个决定很正确,你是不是还在为昨天的事情生气啊?”

    秦浅瞪了他一眼,“谁让你对他的教育不用心。”

    “我知道错了,我也是第一次做别人父亲,没经验。”

    温时澹搂过秦浅的腰,“送走也好,听说金陵王家教育出来的孩子都出类拔萃,也让咱家的臭小子去学习学习。”

    秦浅扭头看向温时澹,确定他神色不是开玩笑。

    这次轮到秦浅懵了。

    她只是想用把孩子送走的事情来让温时澹着重孩子的思想教育问题,但没真的想把孩子送走啊。

    那臭小子再调皮捣蛋但也是自己亲儿子,谁舍得这么小就把他送到这么远?

    “嗯,我觉得吧……”

    “你昨天不是说秦敛要去金陵吗?正好,把咱家那小子也带上,有秦敛在我们也放心。”

    秦浅就很无语。

    原来温时澹你竟然是这样一个“慈父”,真是看不出来啊。

    *

    温缘小朋友还是被送去了金陵,自然秦浅舍得不得孩子还是跟着一同去了,送别他们的这一天温时澹站在城门口,一脸凝重。

    秦浅跟他挥了挥手,“回去吧,我们走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你在家注意身体。”

    “注意身体。”温缘附和。

    一行人出发,走了一半陆路,一半水路,五天后就到了金陵。

    秦浅先把秦敛和温缘安顿到了王家,然后她去了扬州,见了秦威和金海川。

    大家过的都挺好的,当天晚上秦浅又回了金陵。

    她在这里也没停留太长时间,等秦敛适应了这边的生活秦浅就把他交给了秦威,然后她带着温缘回了蜀州。

    统共离开了还没一个月,回到家时差点没认出来温时澹。

    秦浅想平时也没管过温时澹外表这一块,怎么她这一不在家,温时澹这颜值就直线下滑啊,简直是不修边幅。

    秦浅这才刚想着温时澹怎么就这么离不开自己,温时澹就跟她说他这样是因为这段时间他带着人进山里训练去了,不用每天被儿子气的心口疼,日子过得不要太舒服。

    秦浅呵呵笑。

    果然啊,男人。

    秦浅才懒得搭理温时澹,她现在重心都放在了儿子身上。

    去了一趟金陵,她算是发现了,王家的孩子之所以这么优秀,那是因为他们很自律。

    而且不管是多大的孩子,都能坐到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说直接了就是这些公子身边伺候的也就一个书童,再多了就加一个小厮。

    反观你温缘,院子大大小小伺候的人都有十个!

    秦浅把这些人都遣散了,只留了一个机灵的小厮。

    至于生活上其他的事情有她和柳绿就够了,人多了只会惯着他,养成他骄纵的性子。

    看着秦浅儿子长儿子短的,温时澹说服自己不要吃醋,但实在是忍不住,过了两天就从外面给他找了一个启蒙先生,这样能让秦浅也轻松一些。

    为了稳固夫妻两人的感情,温时澹渐渐把手中的权利分给手下的人,他能和秦浅相处的时间长了很多。

    没有柴米油盐,也没有儿子当电灯泡,两人不能说神仙眷侣吧,但也足够羡煞旁人。

    在温缘五岁时,秦浅又生下了一个孩子,还是儿子!

    这就很让秦浅无语。

    相比第一个孩子,这次温时澹的态度明显就没那么积极了,毕竟这次秦浅生第二胎废了好大的力气,如果不是专门去荆州请了宗先生,温时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好在孩子乖巧,秦浅的身体也慢慢恢复了。

    他们两人学着做一对好父母。

    就如秦浅当年在那棵神树下面许愿,她拥有了一个幸福的家庭。

    虽然这幸福家庭的代价是让她经历那些困难,但也值得了。

    生活还是要继续,关于幸福的故事永远不会结束。

    【完】